平凡荣光——记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获得者、 青海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孙晓林

2020年05月06日 来源: 青海日报

 

“暮从碧山下,山月随人归。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。” 

青海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、主管护师、国家级危重症专科护士,第24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获得者孙晓林认为,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这份特殊的荣誉,“是对青海援助武汉医疗队和救援队全体队员辛勤付出的肯定。” 

“很多年后,我们肯定还会回想起这个春天,回想在武汉参加救援的52天。因为那些鲜明的印记让人永生难忘,那是一辈子的精神财富。”孙晓林说。 

“挺身而出是天职!” 

对孙晓林来说,武汉是她很熟悉的一个地方。2007年7月她在武汉市第一人民医院实习后回到了青海工作,只是让孙晓林没想到的是,13年后她又回到这里,却以这样的方式回报武汉。 

2020年春节,家里人等着在医院上了三天班的孙晓林回家吃团圆饭,等来的却是匆匆赶回来收拾行李,准备奔赴武汉一线抗“疫”的她。

大年初三她在群里看到医院发布了援助武汉的报名信息,拿着手机愣了几秒钟后她就报名了。“国家有难,挺身而出是天职。国家的需要就是自己前进的方向。”孙晓林暗暗下定决心。

“我心里有一种使命感。当时我想到了女儿,她今年才8岁,正是三观形成的时候,我希望能给她做一个榜样。她可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,但她明白‘妈妈在做正确的事情。’”孙晓林说。

1月28日,当飞机降落武汉后,孙晓林忘不了那灰蒙蒙的天。他们的目的地是100多公里以外的新洲区人民医院。经过个人防护强化训练,穿脱防护服等一对一考核, 31日孙晓林和队友们进驻医院。 

“刚去的时候,对新冠肺炎大家都不熟悉。”孙晓林说,这让她紧张,每次戴口罩都要反复捏压,总害怕会漏空气。 

但是作为能独当一面的资深护理管理者和专科护士,在新洲区人民医院她责无旁贷地被选为来自青海省10家医院48名重症护士的护士长。 

时间就是生命,防控就是责任。护士长孙晓林满脑子都是如何抢时间救治病人、如何确保医护人员安全。她和团队对新洲区人民医院ICU区域规划分区,制定科室环境、物品的消毒流程制度、护理人员岗位职责及各班次职责、危重患者相关的制度规范。她经常用手机和一起来的同事们视频,了解她们的心理状况,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她们排忧解难。 

由于患者数量不断增加,其中还有不少重症患者,青海重症团队迅速规划,短时间内就建成了新的ICU病房。孙晓林是第一个进病房的,第一天上班就收住了12个危重患者。她凭借自己多年的危重患者护理经验,承担起给病人抽血、输液、做心电备护、鼻饲、吸痰、口腔护理等基础和专科护理。

为了保证患者和医务人员的安全,她还承担起了卫生员的工作,因此得到一个特别的称呼——“N4级阿姨”。

刚到武汉时防护装备不够用,护目镜、面屏、鞋套都不够用,白天用完愁晚上。为了让大家穿上严格消过毒的防护衣和胶鞋,她早早起来就开始清洁地面,浸泡、清洗,消毒胶鞋、护目镜、拖鞋。为了把防护服留给要进病房的老师,孙晓林只穿一件“防尘服”。“只要能保障大家的安全,我的付出就是值得的。”她说。

肩上有责任,心中有大爱。在抗击疫情的战场上,作为一名入党积极分子,孙晓林用实际行动践行着服务人民的铿锵誓言。

   “我告诉自己一定行!”

ICU病房是离死神最近的地方,但也是离希望最近的地方。孙晓林在心里暗暗发誓:“既要打胜仗,还要‘零感染’,决不能让一名队员掉队。” 

孙晓林说:“‘打仗’般的紧张气氛让我们焦虑到做噩梦,但一看到需要被抢救的病人,我们便来不及害怕了。”

新洲区人民医院ICU病房有几位危重症患者,他们生命体征不稳定,胃肠道吸收不好,一天比一天瘦,肌力一天比一天弱,重症监护病房的医护团队经过综合考虑,决定为患者施行幽门后喂养。

可是这个操作技术难度大,常规情况下空肠营养管的置入需要在X线和胃镜下置入,但是隔离病房条件有限。看着病人痛苦的样子,孙晓林说“我来置管,我会盲插。” 

2018年孙晓林在浙江省人民医院进修的时候曾经学习了这项技术。虽然在青海她已经给病人置管了几十次,可是这一次她还是有点忐忑。她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在不借助任何特殊设备的情况下,将空肠营养管依次通过鼻腔、咽喉部、食道、胃和十二指肠,最终到达空肠。过程仅用了十分钟。

看到危重患者通过空肠营养管顺利获得营养,生命体征逐步趋于正常,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,不由得为这个外形单薄却内心强大、操作技术精湛的“护士小姐姐”纷纷竖起了大拇指。这也是新洲区人民医院实施的首例鼻空肠管徒手盲视置管。

回想起那天成功为患者置管,孙晓林还能体会到当时的紧张,“我当时就只有一个信念,我一定要可以,我一定要帮助这些病人。” 

孙晓林的这股狠劲给自己也给大家增添了不少信心。“就像对亲人、朋友一样,担负起守护患者健康的职责,护理患者,让他们处于最佳状态。”孙晓林认为,在与病毒的对抗战中,信心是最好的“弹药”。 

“老师,快来快来,三个人给这位奶奶都没抽上血,我想你肯定能抽上。”志愿者小彭匆匆跑来呼叫孙晓林。

孙晓林看到患者时,她已经疼的不肯配合了。由于戴着三层手套去抽动脉里的血液,还要慢慢摸着抽,难度可不小。孙晓林耐心地安慰着:“奶奶,您放心,我技术可好了,一定给您一针就抽上,你再坚持一下下好不好。” 

说这话的时候,孙晓林心里还是很虚,眼看着针下去,血出来了,奶奶高兴了,竖起大拇指说:“虽然我看不到你的样子,但我记住了你照顾我的样子。”

“没有时间害怕,只是因为全力投入!”

在“战场”上,在孙晓林和同事们奋战的52天中,孙晓林说:“其实已经顾不上害怕了,当时病人们呈现的状态,只会让你想全身心地投入到对他们的治疗和护理中去。你没有时间去想怕的问题。”

“一位病人,来的时候呼吸困难,我和同事立即给爷爷清理呼吸道分泌物,开放气道,但由于呼吸机缺乏,我们使用了差不多1个小时的气囊。当患者的氧饱和度从39%上升到了88%,我俩开心极了。但总觉得手指痛,下班脱了手套才发现因为气囊用的时间太长,手指磨出了个大水泡。”孙晓林说。

很多时候孙晓林都会不停的给病人以鼓励,给他们信心。会握着病人的手,给他们支持:“加油啊,很快就好啦!好不好,加油! 

“老师,这个血管不好摸,麻烦你帮我打个针吧?”孙晓林对这种求助来者不拒,并在现场耐心指点。 

部分新冠肺炎患者氧分压低,氧饱和度一直不见好转,需要给患者进行俯卧位通气治疗。孙晓林在俯卧位通气治疗技术方面经验丰富,她曾就危重患者的俯卧位通气治疗技术发表过核心论文,申请了实用新型专利。为了普及这一实用技术,她白天上班,晚上制作课件,利用下班时间通过网络进行授课,先后有1000余人次参与了听课,受到新洲区人民医院重症护理人员及医疗队的一致好评。 

“真心地说声谢谢!”

在武汉的那些日子里,孙晓林和同事们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,与死神竞技。当看着患者一天天好起来,她倍感欣慰。

孙晓林能在前方安心“打仗”,是因为她后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。在武汉的日子里,休息时她发微信给家人:“公公婆婆,你们年纪大了,一定要注意身体。不好意思,让你们辛苦了。现在我不在家,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,家里有你们我放心。”

孙晓林最大的牵挂就是女儿,孩子有哮喘,她特别担心,只要有时间就打视频电话,反复叮嘱女儿按时用药。

长大仿佛在一瞬间。8岁的女儿萱萱因为有这样的妈妈而无比自豪:“妈妈太忙了,她说她在跟时间赛跑。看着妈妈剪了短发,脸上被压得红肿,我很担心她。以前我的梦想是考清华大学,现在我想当科学家,想在显微镜下研究病毒,杀灭病毒。这样以后就能跟妈妈一起并肩作战了。”

谈起家里人的支持,孙晓林说应该感谢丈夫。丈夫是党员,孙晓林是入党积极分子。出征前,他们共同在党旗前宣誓,“他叮嘱我一定要完成任务,我说这是我的责任!” 

樱花烂漫,辉映着逆行英雄无畏的身影;长江奔流,诉说着武汉人民不尽的深情。

这个春天,白色防护服成为武汉人表达情感的底板,人们在上面签满名字,表达着对英雄们的依依不舍之情。 

离开武汉的时候,孙晓林和战友们同样激动又不舍。回想起在武汉战斗的52个日日夜夜,大家心情澎湃,“终于要回家了,我很激动,想家想孩子,可是我又放心不下这里的病人,舍不得新洲区人民医院里共同战斗过的医生、护士。”孙晓林说。

在这个和平年代里,大多数人都在默默无闻地做着“平常而不起眼的事情”,但疫情让英雄挺身而出,逆行上火线,由此成为人民心中的榜样。

……

2020年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。这天早上八时半,孙晓林回到她离开了95天的省人民医院工作岗位。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她认真地做着那些重复了无数次的工作,和忙碌的同事打一个简单的招呼,亲切的问候着病人,在医院的人群中忙碌着。